www.8842020.com_18469420432_缅甸新世界

恒凯:缅甸大选中国人该如何选择

admin

缅甸新世界 www.8842020.com 报道

备受期待的缅甸2020年全国大选将于11月8日举行。

缅甸在全国大选中,没有像美国那样直接选举总统,而是选举了“民意代表”,即议员。成员将投票选举一名主席和两名副主席。议员可分为“联邦”议员和“地方”议员,“联邦”议员可分为人民院议员和国民院议员。总统和副总统由“联邦级”成员选举产生。“地方”成员属于省/州议会,其中也包括非地方少数民族的代表(例如,掸邦有克钦邦和缅甸等七个民族代表席位)。然而,省/州议会的成员无权选举省和州的首脑,而是由总统直接任命。一般来说,有选举权的公民可以投三四票(人民院一票,国民议会一票,省/州议会一票,符合条件的少数民族代表一票)。

符合投票条件的缅甸华人(包括果敢人、蒙文人和其他“仁人”)只能投3票(不包括少数民族代表席位)。缅甸华人平日一般不问政治,所以大选可能很难抉择。有鉴于此,本文将两大政党的政治理念、执政能力和民族观念介绍给中国人参考。

政治理念

公发党和NLD对民主的看法有很大的不同。

工发党由军政府成立,领导班子由原军政府高级官员和工发党政府时期的高级官员组成。工发党对待民主的理念可以从2008年宪法中得知。缅甸目前正在通过2008年《宪法》,其中规定议会25%的席位(包括联邦和地方)由军方直接分配,无需通过选举。所以,大选其实只是选出剩下的75%的席位;国家武装力量的最高领导人是国防总司令,而不是总统;国防部长、内政部长和边境事务部长由总司令而不是总统任命。作为军政府诞生的政党,工发党也支持这些内容。

然而,NLD认为这些规定不符合民主规范,因此一直反对这些规定。NLD认为,议会的所有成员都应该由选举产生,总统应该是国家武装部队的最高领导人。此外,在每次选举中,NLD都明确表示将把修改宪法作为其主要政治任务。然而,宪法还规定,宪法修正案必须得到75%以上议员的支持才能通过。因此,尽管NLD去年试图修改宪法,但没有军队和工发党的支持是不可能成功的。

另一方面,宪法规定,省/州的首脑由总统任命,但许多少数民族政党希望省/州议会能够选举首脑。在这一点上,NLD政府已经“被迫”在许多方面将权力从军队中分离出来,因此它不愿意将省/国家元首的任命交给省/国家议会。此外,NLD已表示不会与其他族裔政党结盟。而工发党,明知不能在大选中大获全胜,却支持省/州首长由省/州议会任命,以争取其他民族政党合作的观点。

治理能力

公发党和NLD在执政能力上表现不同。在过去的五年里,许多人觉得NLD上台后“生意不好”,而政府官员的风格却没有改变。很多人甚至怀念公发党政时期。如何理解两党的执政能力?

毕竟公发党的最高领导人都是在军政府时期积累了20多年执政经验的官员,对治国工作比较熟悉。公发党政府20年上台后

但是,民主同盟上台后,大家发现民主同盟的执政能力并没有达到大家的预期。由于NLD政府大部分成员没有执政经验,从上台到现在还处于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阶段,“踏空”、“试错”的几率自然比较高。一些考虑不周的政策匆匆出台,在人们反对或发现“路难走”时被改变,这种情况并不少见。一些官员的“任磊语录”也成了社会笑话。甚至连昂山素季的民主女神光环都受到质疑,一些领先的经济学家批评昂山素季“多与专家讨论”。

过去5年,NLD的经济表现欠佳,甚至部分行业出现困难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然而,将所有责任转移给NLD是不公平的。缅甸国内经济实际上受到了国际环境变化的影响。例如,对缅甸至关重要的中缅边境贸易近年来“极其糟糕”。然而,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随着中缅经济走廊的建设,中缅边境贸易必须规范和转型

带来的必然的“阵痛”。当然民盟在“缓解疼痛”的工作上确实也有待提高,但这毕竟不是缅甸一方就能解决的问题。

 

对待华人的态度

巩发党和民盟在民族观念上也是相左的。但这主要表现在两党的高层和理念上,而在中下层和实际操作上则是一样的。

大家也会发现在掸邦的一些选区,巩发党的参选代表中也包含一些“果敢”人和“勐稳”人。这会让人误以为巩发党对待“华人”的包容心态。但我们需要从巩发党主席的言论中去理解巩发党的实际立场。

巩发党主席吴丹忒于8月15日在其脸书账号上发布了一张全家福的照片,并在文中详细说明了所有家庭成员的“民族成分”,还特别指出其家庭成员里“没有尖鼻子的、没有蓝眼睛的、没有卷发的、黑炭肤色更是远,都是真真正正的原住民”。10月9日,吴丹忒在内比都进行拉票活动时又表示“我这里面带着什么样的血,有‘嘎啦’的血吗?有‘德佑’的血吗?有外国人的血吗?”这两个案例应该就已经将巩发党主席的民族观念表露得非常清楚了。这是以“缅族”为中心,其他“原住民”为边界,将“德佑”、“嘎啦”和一切“外国人”排斥在外的观念。“果敢”和“勐稳”之所以能成为巩发党的参选代表,只不过是因为在某种意义上,“果敢”和“勐稳”不是“德佑”,也就是说对于巩发党来说“果敢”和“勐稳”只有放弃“德佑”的身份才有发展的余地。

作为巩发党的对手,民盟同样是以“缅族”为中心的政党。但民盟主席昂山素季毕竟自幼在国外长大,并与英国人成婚。民盟高层中也包含有华人和南亚裔穆斯林。几年前被人在机场枪杀的民盟法律顾问就是一名穆斯林。民盟在2015年赢得大选后,民族院议长是克伦族基督徒,而第二副总统是钦族基督徒。民盟在今年的选举也推出了2名穆斯林候选人。与巩发党一直强调自己是守护民族(缅族)和宗教(佛教)的政党不同,民盟一直以来都强调自己是多民族多宗教的“联邦”政党。从以上这些案例可发现两党在民族观念上是有明显差别的。

但这也仅仅是在两党高层和政党理念上。两党的中下层以及实际操作上则是趋同的。两党中下层都是拥护原住民和外来民族的区分,拥护将公民分为三等的做法,拥护将佛教视为“国教”的立场。例如,2016年初“勐稳”人被“确认”为“缅族”后,民盟中下层也普遍都持反对态度。

该如何选择

在民主政治中,选举的意义就在于每一张独立的选票或许微不足道,但每一张独立但相同的选票结合起来后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,而这股力量将会对政治生活形成一段时期的重要影响。这也是一个普通人根据自己的意愿改变国家的最近的一次机会。因此,拥有投票权的华人都应该把握这个5年一次的机会。综合上文,两党在政治理念和执政能力上各有千秋,但在涉及民族观念上有着根本性的不同。虽然,两大党中下层都是趋同的,但毕竟两党在理念上还是不一样的。

虽有干涉选情之嫌,但笔者建议华人在投票时依据以下三个原则:一、如有“华人政党”参选请选“华人政党”;二、如无“华人政党”,则在“大党”中选择对华人相对友好的政党;三、在前两个条件下,在候选人中如有华人参选则选华人。